疯狂的外星人:用嬉笑怒骂的镜头语言诙谐地展现了众生群丑相

这几天伴着难忘今宵的乐曲声结束的,除了春晚,还有《疯狂的外星人》。宁浩用《疯狂的外星人》为疯狂三部曲化了个句号,也招来了滚滚骂名。

这是三部曲中唯一一部没有多线叙事的,也是三部里面最为荒诞的,荒出了科幻的感觉,也让片头刘慈欣三个字格外扎眼。大家分不清是科幻绑架了《疯狂》,还是《疯狂》绑架了刘慈欣。但我总觉得,很多人根本没有理解宁浩的疯狂系列。

影片讲的是美帝俏摸着跟外星人建交,结果发生意外,外星人坠落到中国某世界公园,与黄渤饰演的训猴人耿浩、沈腾饰演的大飞发生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很多人一本正经地分析影片的精神内核,分析进化论、分析鄙视链、分析巴普洛夫条件反射,甚至分析性啥是经典国粹,啥是政治隐喻。这就好比跑去德云社听相声,相声说了个父子梗,观众非要去纠结,郭德纲根本不是于谦的爸爸。

疯狂的外星人的主要角色里,有几个老外,2个中国人,1个外星人,1只猴。很多人自然而然的认为,导演是要通过电影表达中国人>外星人>猴>外国人的传统套路。而且这个套路似乎在电影里说得过去,外国人看起来要多蠢有多蠢,能被猴玩得团团转;外星人看起来也不咋地,在没有能力加成的时候被中国人当猴耍;中国人则最厉害,用经典巴普洛夫反射原理搞定外星人,用酒桌文化完成外星建交。

于是理智一些的观众开始不满,恶意抹黑外国人不是文化自信,而是跟手撕鬼子一样的低级趣味;驯化外星人看起来格外残忍,跟训猴一样,都是残忍的民间艺术糟粕;酒桌文化如此恶俗,怎能登大雅之堂,还堂而皇之的成为了影片最后的取胜之匙。

倘若我们换一个思路分析呢。熟悉疯狂系列的人应该都知道,疯狂系列里,除了有明显缺点,固执、单纯、有些“傻”的小人物主角外,没啥正常人。影片用嬉笑怒骂的手法调侃了很多人根深蒂固的宗族鄙视论,很多人都觉得自己高其他人一等,美国人一贯如此,处处以科技领先、个人英雄、民主自由形象自居;国人也不含糊,打野鄙视前排,前排鄙视治疗,治疗鄙视C位,大飞倒卖个药酒天天鄙视训猴手艺人耿浩,小动物算个啥,在中国,只要能换钱的都可以卖,只要煮得烂的都可以吃;外星人也不咋地,科技上可能的确是个高等种族,格局和心眼一样只处于地球阶段,这也就导致了思维境界相仿的情况下,枪杆子底下出政权,头环在脑袋上的时候他是外星人,头环不在的时候他也就是刚果骚骚猴罢了。这时候再去看整部影片,用嬉笑怒骂的镜头语言诙谐地展现了众生群丑相,让观众在这个年下,一边大笑,一边悟道,实在妙哉。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人能代表中国人的形象,我想黄渤饰演的耿浩依然最为合适,训猴的时候为了纠正欢欢的错误,他会用锣声提醒欢欢注意。为了不让锣声过渡刺激欢欢,敲击的瞬间他就会捂住铜锣,让余音消失。在用欢欢假扮外星人后,不惜与好友分道扬镳,也要接欢欢回家。他不聪明,一身缺点,也没啥主见,但他有心底的美好与善良,有自己的道义与坚守。当拥有这些优点的中国人聚在一起,团结奋进、拼搏守望,我想,即便是太阳毁灭,也拦不住我们前进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