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参戏谑卖酒老翁的诗,让我们看懂了人生,不论何等境地都要乐观

历史上写边塞诗的文人很多,岑参,高适,王之涣,王昌龄等都写边塞诗,但是写的最好,风格最为壮观,瑰丽的,当属岑参。

岑参绝对是唐朝边塞诗人中,一个奇葩的存在。也可以说,是一介天才的诞生。就像李白之于唐诗,李白的奇思构想,超然的想象力,让我们惊叹不已的同时,称其为"诗仙",岑参边塞诗的绮丽才思,丰富的想象力,达观积极向上的精神,只让我们把他看做边塞诗人中的"诗仙"。

岑参的乐观精神,从这首诗里可见一斑。

戏问花门酒家翁

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

道傍榆荚巧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

这首诗是岑参36岁所作,当时岑参在节度使高仙芝手下做掌书记,即秘书。岑参的一生虽然经常写风格沉雄,奇伟壮观的边塞诗,可是岑参的一生,在塞边奔波多年,并没有像辛弃疾一样,做到将军的职位,而是一直是辅助的角色,做做公文书写的工作。

也就是说,岑参一生虽然跟着几位节度使,征战吐蕃,大食等国,但是岑参只是一个不算起眼的秘书,幕僚。节度使走到哪,他跟到哪,多亏岑参是一位善于写诗,又乐观放达的人,平常人到了边塞,只会看到漫天风沙,缺水缺粮,岑参却从凄凉景色中,汲取了正能量,以苦为乐,其乐无穷。

这首《戏问花门酒家翁》,是岑参跟着的河西节度使高仙芝调到了凉州,也就是从新疆调到了甘肃,作为掌书记,一路的劳顿,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古时候没有汽车火车,只能靠车马,那颠簸的路上,是很不舒服的,岑参在酒肆休息的时候,看到了一位七十岁的老翁在卖酒,那个老翁笑眯眯的模样,让岑参平添了几分好感。

老翁的酒瓮摆放在一个花门楼的门口,雕梁画栋的大门,和这些酒瓮搭配着,看着很是壮观。路边的榆钱开放了,清新的香气弥漫在四周,这些榆钱的样貌就跟铜钱一样,老伯伯,我可以用这些榆钱当钱,买你的酒吗?

整首诗欢快愉悦,虽然是征战多年,岑参没有一丝对战争的厌倦,也没有对塞边风光表现出冷漠和忧伤,相反,即使是一串榆钱,一个卖酒的老翁,都让岑参感觉到惊喜和愉悦。

同样的边塞诗人,岑参的朋友高适笔下,就苍凉的多了:

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空断肠。

身在远藩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

霜封野树,冰冻寒苗,岸草无色,芦花自飘。

一派落寞枯槁的边塞风光,在高适的笔下。同样的景致,岑参却行文跳脱,欢快开朗。可以说,一样的景致,遇到不一样的诗人,风光和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岑参写过"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壮美的诗篇,也写过"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这等惊心动魄的词句。岑参瑰丽的想象力,夸张的笔法,再现了边塞虽然恶劣,但是也颇为壮美的景观。

岑参的诗篇美而不颓丧,虽然在边塞多年,却时常在平常中发现小欢喜。

岑参的人生也并不顺畅,他虽然出身于贵族家庭,曾祖父岑文本是唐太宗时候的宰相,岑参的伯祖父岑长倩得罪了武则天,被诛,五个儿子也被赐死。岑参的伯父岑羲因为站错了队,和太平公主一拨,所以太平公主势败后,岑羲也被斩。

岑参在这样的家族几乎被毁灭的情况下,考取了功名,进士成为了曹参军,后跟着几位功勋高的节度使南征北战,在塞北呼吸着大漠的风沙,也许在边塞,他才感受到自由和欢欣。

而在朝廷,他的家族就是因为朝廷争斗,才落败的,所以岑参对塞北,没有反感,没有其他文人那种落魄和凄凉,他喜欢那种自由的空气,并且在其他人看来,岸草无色,芦花自飘的塞边,他能够发掘出另一种美。

这就像我们人生的际遇,不管是走到人生的何等地步,都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有感受美好的心态,只有这样,人生才能步步为营,一步步走出困境,走出另一片天。

而岑参也确实晚年走出了自己的困境,从塞北调到了绿草如茵的四川,成为嘉州刺史,世称"岑嘉州"。

岑参的经历以及诗歌告诉我们,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那些不好的“意外”只是虚惊一场,而那些一直期待的美好总能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