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虐文:军少为救前妻,行使私权盗用血库,人死后找丈母娘要人

军婚虐文,《军少独爱闪婚萌妻》:军少为救前妻,行使私权盗用血库,人死后找丈母娘要人!

冷漠军少:拐个老婆回家

小说是军婚言情虐恋文,钟牧回忆起,接到秦昱电话的那一刻,有些惊讶,待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快速进入叶青的房间。女孩儿虚弱地躺在床上,嘴里念叨着什么。叶青摇头,已经没有太多感觉了,整个人仿佛麻木了,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剧烈的跳动着。这个人,和他那时闯进她的世界一般,急匆匆的来,又急匆匆的离去。钟牧把还没挂断的电话凑过去,女孩微弱的声音传到那边的人耳里。秦昱听着传来的声音,眉头紧皱,心里微疼,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听见她的声音了。军少为救前妻,行使私权盗用血库,人死后找丈母娘要人!秦昱一把抱住她,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提起那个人,叶青感受着脖子上挂着的那把钥匙,染上了她的体温,很温暖。了解她的人,比如林瑾,都认为她在等他,然而真的如此吗?“运气不太好,还没遇到合适的。”叶青说完把桌上的剩余的咖啡饮尽。叶青躺下,不再看他。幸好今天周末,不用请假,要不然现在请假工作应该保不住了。叶青沉沉睡去,已经没有了昨晚的疲乏和冷。在叶青沉睡之际,恍惚间听到谁要回来了,再也没办法继续集中精力思考,沉沉睡去。钟牧看着这个女孩,明明那么脆弱的一个人,却能一直坚持着。叶青不得而知。已经太久没有见面,在这几年中,他们应该都变了不少,他又是否还和她一样,像3年前那样喜欢她?很快,叶青心中的疑问得到了答案。

诱婚:军少撩情

乔静萱本能地反问一句,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俩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什么事都找她这个中间人代办算怎么回事?“我哪里敢催她!”听着挺无奈、挺委屈,嘴角却藏着几丝浅淡的笑,分明就是认命的意味。已经够不招人待见了,可不敢轻举妄动。人来疯的乔大小姐毫无遮掩地大笑出声,“终于有人能制得住你了,爷爷知道一定很开心!”万事万物相生相克,说的就是他们俩吧。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正式地唤她的名字,可听在夏谨言耳朵里却没有半点异样和不习惯。让夏谨言意外的的,小家伙居然什么都没说,就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继续回去写他的作业。因为现场的情况太过混乱,没了踪影的不止乔靳辰一人,有心急的,干脆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她的语气极轻,完全没有了初时的剑拔弩张。没了,我差不多要准备出去,你早点回来。这话好像越说越不对劲了。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催她早点回来。之前还瞻前顾后的,这会儿倒是一点也不知道怕了。电话已经挂断了好一会儿,夏谨言还在回味他说的那句‘早点回来’。这看似简单的四个字,却让他们俩的关系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明知道这样很不好,却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好歹她也算经历过生死大劫的人,心理承受力自然非一般人可比,可在将手机递给睿睿之后,心里却七上八下地打起了鼓。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足足看了一分钟后,睿睿终于将视线移开。

军少独爱闪婚萌妻

小说是军婚言情甜虐文,倪初夏见她笔直走向当红的女星,垂眸低笑,看来是职业病犯了。对这里不熟,也不敢多走动,干脆找了拐角的地方坐下休息。宴会开始,和严瑾所说无差。领导致辞后,倪初夏目光紧盯那人,快要靠近时,突生变故。看着眼前穿着靓丽看不出年龄的女人,倪初夏眼眸微怔。“老二脾气倔,当初让他进公司也是死活不愿意,非得去当兵,为国家出生入死也不见多有出息?”军少为救前妻,行使私权盗用血库,人死后找丈母娘要人!周颖轻靠在沙发上,眼里皆是不满,冷笑继续说:“他性子还冷,对我这个妈都没好脸色,和他在一起倒是难为你了。”

见他没否认,倪初夏心寒了,难受的不行。黄娟他们不回来,她还真把自己有弟弟妹妹的事忘了,这么想他做的不过分,毕竟倪柔和倪远皓也是他的孩子。倪初夏自嘲起来,二十年都这么过来了,不过是回到以前的相处模式,没什么好难过的。倪程凯望着车离开,感触颇深,大小姐以前最烦就是开车,现在倒是愿意开了。刚刚发生的事他看在眼里,可是说到底他是外人,有很多话不能直说,只是倪初夏的好,他是看在眼里的。最近真是忙晕了,以至什么事都是后知后觉。厉泽阳是军人,他现在是休假期间,而她竟然已经逐渐适应了他的存在,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好兆头。

军婚虐文,《军少独爱闪婚萌妻》:军少为救前妻,行使私权盗用血库,人死后找丈母娘要人!喜欢本文的小伙伴,可以点击收藏,随时点击进来,阅读全文。感兴趣的书友们,加下关注,后期还会有更好看的小说奉上,祝您生活愉快!往期相关推荐:

军婚虐恋文,身怀双胎的她跪在墓碑前,流泪嘶吼“宝宝想爸爸了”

军婚甜宠文,军少被首长追着满街跑,只因他强娶回刚来月事的粉团

豪门甜宠文,她和首长去民政局了,总裁半路拦车掩面大哭:我错了

该文章转载自:jav HD Japanese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