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村民生三胎未交社会抚养费 多项资产被冻结

近日,山东菏泽成武县一户村民因生育三胎未交社会抚养费,存款及财付通余额被冻结的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对此,当地法院及卫计部门先后拿出相关法律依据,回应质疑。成武县卫计局政策法规科工作人员12日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解释,冻结相关资产并不意味着已征收,“目前,双方正在就抚养费最终缴纳方式和时间进行协商。”

村民未交社会抚养费遭冻结资产

2月10日晚,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人民法院在官方微博发布《关于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申请执行王某华、刘某花社会抚养费行政征收一案的情况通报》。通报中指出,王某华和刘某花夫妇系成武县孙寺镇李庄村村民,于2017年1月5日违法生育第三个子女,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一条、《山东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征收该夫妇社会抚养费共计64626元。

由于该夫妇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未缴纳社会抚养费,经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申请,2018年6月25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成武县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书。2019年1月7日,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向成武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成武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0日立案执行,依法进行网络查控,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及财付通余额共计22957. 86元进行了冻结。

该通报经网络流传引发网友关注。有人认为,连财付通余额都被冻结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会影响到当事人的基本生存质量。也有网友坚持,既然法律给出明文规定,就应当严格执行。

村干部曾多次家访劝其缴费未果

夫妻二人所在的成武县孙寺镇李庄村村支书李玉成告诉北青报记者,该村是菏泽地区相对贫穷的一个地区,当地没有经济支柱性产业,村民主要靠种植小麦和玉米为生。“如果纯种地,一年收入也就几千块钱,如果出去打工一年能赚个两三万。王某华在外地打工,老婆偶尔去帮帮忙,他们一家子也没啥技术,家里现在只有一亩几分地。家庭经济水平在我们这属于中等水平。”

当地卫计部门透露,王某华和刘某花此前育有两个女儿,2017年违规出生的是个儿子。“县级卫生计生部门曾多次委托政府催促这家人缴纳社会抚养费,但是两口子一直回避。” 成武县卫计局工作人员说。

李玉成也曾于2018年秋季参加过一次催缴。“我们当时根本联系不上这两口子,找到王某华的父母家,他们说孩子不在家,也没啥收入赚不到钱,最后就没有催缴成功。”

冻结款项尚未转账 双方仍在沟通

针对网友质疑的征收三胎社会抚养费行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王旭向北青报记者解释,我国现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规定,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再生育子女。该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不符合该法第十八条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未在规定的期限内足额缴纳应当缴纳的社会抚养费的,自欠缴之日起,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加收滞纳金;仍不缴纳的,由作出征收决定的计划生育行政部门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所以,成武县当地对违规出生的三孩及以上子女进行征收社会抚养费的行为是有法理依据的。” 王旭同时解释,社会抚养费是行政征收的一种方式,目前由卫生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征收款项将上缴国库。

成武县卫计局政策法规科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此次之所以向王某华、刘某花夫妇征收6万余元,主要依据是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以及《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依照法规,由当地县级人民政府公布的2016年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乘以相应系数计算得出应缴费金额。“所有征收行为都有法律依据,且在催缴无效的情况下才会动用法院强执。”他说。

该工作人员12日表示,法院情况通报中称“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及财付通余额共计22957. 86元进行了冻结”并不代表这款款项已经划走。“冻结资产和划转账目是强制执行中的两个步骤。我今天特意向法院执行局打听,目前这笔钱只是暂时冻结,还未转账。双方已进入协调期,他们两口子可以依据自身能力向法院提出申请,分期缴纳社会抚养费。”

法学教授王旭解释,法院冻结被执行人资产以及未来涉及的分期缴纳都会依照法律和当地生活标准在保证被执行人基本生存条件的基础上完成。而一旦确定了相关数额,被执行人就应该严格执行,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熊颖琪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Qnews

有线索请私信!

该文章转载自:色情影视院播放